门禁机,门禁系统,手机开门,远程开门

门禁机

当前位置: 门禁机 > 门禁资讯 >

郭皮皮的校园战争(五)取个洋媳妇光宗耀祖

时间:2018-08-11 16:07来源:www.menjinji.cn 作者:门禁机 点击:
第五章取个洋媳妇光宗耀祖 王路 张惠慧一愣,没想到一惯胡闹的郭皮皮能说出这样贴心贴肺的话,再打量一下儿子,觉得早在小学五年级个头就已经超过自己的儿子,真的有小大人的

第五章取个洋媳妇光宗耀祖

王路

张惠慧一愣,没想到一惯胡闹的郭皮皮能说出这样贴心贴肺的话,再打量一下儿子,觉得早在小学五年级个头就已经超过自己的儿子,真的有小大人的模样了,眼睛不自觉有点潮潮的,她掩饰地摸了把鼻子,笑骂道:“没见识的野小子,这点钱算什么大钱,等你长大了,出国留学一笔,结婚买房子一笔,早就花光了,连我的棺材本都剩不下。”

郭皮皮又是一惊,咳嗽得饭粒都从嘴里喷出来:“妈,你有没有搞错,我这样的读书成绩,能考个职高就不错了,还出国留学?!”

张惠慧“哼”了一声:“谁说读书不好就不能出国,你那个死鬼老头子,小学都没毕业,现在不是在澳大利亚混得风生水起的。”

郭皮皮的脸一下子垮下来,重重把碗往桌子上一顿:“说他做什么,我就当他早死了。”

张惠慧却没发脾气,撩了下头发:“我想过了,虽说当年离婚时那个死鬼把你扔给了我,不过,你们两个总有血缘关系,等你长大了,让那个死鬼想办法把你接到澳大利亚去,读书的钱老妈来出,不用他花一分。听说澳大利亚人只会剪羊毛,读书可笨了,我们中国的孩子成绩就算是脱底茶篓,也比外国小孩聪明,等你拿个外国文凭回国,老妈这才有面子呢,再娶个金发洋妹子回家,我也享享洋福。”

郭皮皮听着老妈有一搭没一搭乱说,哭笑不得,不知该是发脾气好,还是当个笑话听听算了,干脆把筷子一撂,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,门一甩,来个两耳清净。

这里外一闹,郭皮皮倒忘了把对门来了一对古怪新邻居的事和张惠慧说了。

郭皮皮是被张惠慧在家门口的一声尖叫惊醒的。

当郭皮皮一只脚勾着拖鞋,一只脚光着,揉着眼角的眼屎,踉踉跄跄地从房间里冲出来,顺带着被饭厅里的八仙桌腿撞了下脚趾,痛得“忽忽”叫--好不容易赶到门口,从呆站着的张惠慧肩后探头一看时,也吃了一惊。

门外的楼道大理石地面上,躺着一人,光着上身,只穿着条短裤衩,睡得口水都流下来了还不自知。又高又壮的身子,把楼道堵住了大半。

张惠慧厌恶地嚷嚷着:“小区保安怎么搞的,把个要饭的放进来睡在这里,要死了,物业费收起来讨债一样,门却管不好,养条狗都比养他们管用。”

郭皮皮眼见着张惠慧返身要通过门禁系统叫保安,连忙拦住了她:“妈,这不是要饭的,是咱家的对门邻居,叫、叫施家宝来着。”

张惠慧:“邻居?”

郭皮皮打了个哈欠:“我昨天忘了跟你说了,对了,你没听见对门搬家的响动?”

张惠慧摇了摇头,立刻又皱起眉,她也看清了,眼前这个“要饭的”虽然高大,其实还只是个孩子:“怎么睡到楼道里来了?家里大人不管的?”

郭皮皮走过去踢了施家宝一脚,举手捶门:“开门开门,施、那个施春芳,你儿子怎么睡楼道口啊?”回头看到张惠慧一脸狐疑,郭皮皮一指光着上身脖子上却还依然挂着那张卡片的施家宝说:“是他妈的名字,那,都写在那张卡片上。”

门里没有应答声,施家宝却醒了,睁眼看到郭皮皮和张惠慧,一骨碌从大理石地面上爬起来:“你、你弄坏了我家的门,小心我打你噢!”接着又瞪眼看着凑过来好奇地看他胸口挂着的卡片的张惠慧:“你、你是女人,我是男人,男人不打女人。”

郭皮皮好气又好笑,又踢了施家宝一脚:“我是男人,你是男人,男人可以打男人。喂,你搞什么鬼,大清早的不睡在屋子里,睡楼道,我妈差点被你吓死!你妈呢?家里怎么没人?”

施家宝没想到郭皮皮二话不说就踢人,有点蒙,又劈头被问了这样多的问题,脱口而出道:“我妈走了,让我管、管门呢。”

郭皮皮斜眼看着施家宝:“你妈让你管门,你睡楼道上干嘛?”

施家宝认真地道:“管门。”

郭皮皮“哈”地一声笑起来:“你不会在家里管门啊?睡楼道上管门?你脑子有病啊?”

施家宝愣愣地道:“外面管门,不让坏人来。”他侧着头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:“你、你砸我家的门,你是坏、坏人,我要打你。”

张惠慧拉了郭皮皮一把,冲着施家宝一努嘴:“儿子,这孩子脑子好像真有毛病啊。”

郭皮皮其实早就发现施家宝不正常了,呆头呆脑,人也有点反应迟缓,说话的结巴其实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说,想一下才能接着说,有点像电脑硬盘卡顿一下一样。

郭皮皮随口道:“你妈不是让你在家里管门吗?你出来干什么?你不听你妈的话,当心她回来打你。”

施家宝飞快回道:“我妈从来不打我。妈妈说我是好孩子。”他傻站了一会儿:“妈妈没说在家里管门。”

郭皮皮认真地说:“你妈说了,我也听见了,你自己忘记了。”

施家宝又愣了一会儿,看了看郭皮皮和绞着手紧张盯着他的张惠慧,突然道:“你没说谎,你住我家对门,是我家邻居。邻居是好人。我听好人的话。”

看着施家宝从裤袋里掏出钥匙,开了门,进去,关上门,张惠慧才轻轻吁了口气,但立刻又抓住了郭皮皮的胳膊:“这、这孩子真有病。”

“就一个傻子。”郭皮皮不在意地道,这社会上什么人最好欺负?除了好人就是傻子,一个傻子,傻孩子,有什么好怕的。

郭皮皮打了个哈欠:“妈,你一大早出门干啥?”

“还能干啥,你前几天不是说想吃煎包嘛,我去菜场给你买去。”张惠慧道。




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“王路的童心世界”


(责任编辑:门禁机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